栏目列表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教学科研>>论文汇粹
师爱真呵护,青春不迷茫(殷春妹)
发布时间:2019-06-12   点击:   来源:原创   作者:杨立

2018年常州市中小学班主任优秀工作案例评比二等奖 

.真实案例

芦小菲,女,本地学生,15岁,母亲务农,父亲木工,姐姐已经成家。芦小菲个子较高,眼睛明亮,短发。作为七年级新生到学校报到第一天给老师留下深刻的印象。能做好开学第一天的拖地抹桌的事情,看得出在家也会干些家务。平时成绩中等,理科成绩学起来有点吃力,但是上课能认真听讲。

在开学一个月后,发现该学生,上课走神。在一个月的阶段测试前一天,放学后没有直接回家,离家出走了。

芦小菲同学第一次出走,一定有其他原因。当时得到消息她在同学家,已经是八点多。作为班主任我驱车七八公里去那个芦小菲的同班同学家里,把芦小菲接回她父母家里。并嘱咐父母也不要过多责怪,第二天再询问其原因。

第二天早上芦小菲的妈妈步行把她送到学校,学校离她家较近,送到后就回去了。半天芦小菲没有什么异样。但是到了下午,在体育课上她躲在女厕所里。一个各方面在开学初都很正常的学生,突然就变得有点不可思议。前一天没有回家,第二天又来了不愿意上课。那么放学后又让人担心是否能按时回家。我本想让这女孩先冷静下再找她谈话的。得知她不上体育课,立刻把她找到办公室。我先问她不上体育课的原因,她沉默不语。我又问她是不是女孩的生理期,她回答说不是。既然不是身体上的原因,那么一定是女孩自己心里有她的想法。我让她坐下,再三问其不上课的原因,她低声回答,就是不想上课。

换了平时或者谈话对象是个小男生,我可能会严厉批评其不上课。但是一个青春期小女孩突然出现一些异常的表现,一定有其原因。我观察到小女孩说话时候环顾其他老师。她很介意有其他人在场。于是我对她说,一起去外面的操场,似乎还有些顾虑。我马上说,到一个没有其他人的办公室去吧,小女孩马上站起来就跟上我的步伐。难道女孩子有什么难言之隐?我把她带到心理咨询室,女孩脸上的疑虑似乎打消了很多。一走进室内,女孩马上就说了句“老师,对不起。”心理咨询室在教学楼前面的一栋楼的三楼,安静没有外人打扰。她坐在凳子上,两手在掰手指,紧张不安。

我倒了两杯水,一杯推到她面前,她喝了点水,等着我问。我只是说“为何说对不起呢?”她抬起头明亮的大眼睛对着我,似乎有很多话要说。“老师,我不想上课,我没有心思上课。”“怎么了,有什么其他事情吗?”“老师,我有个秘密。”女孩告诉我说,她想找自己的亲生父母。我很惊讶,为何女孩这么说,难道是现在父母对她比较严格,所以就怀疑不是亲生的?又或者真的是领养的?这么说来她离家出走到同学家里去,就可以解释了。我安慰小女孩不要瞎想,但是她坚定地说自己就是被领养的,想去江阴找自己的亲身父母。第一次的正规谈话,女孩居然说出了自己的秘密。所以她上课总是恍惚,原来心里藏着这么大的心思。

二.处理办法

如何为她迷茫的心灵找到方向,唯有师爱的呵护。

我打电话让她妈妈过来,她妈妈一来就马上对我说出了她女儿的身世,女孩的确是被领养的。这个年龄的女孩心里有各种奇怪的想法,何况她强力寻找父母的念头已经影响了她的内心深处。

我对她养父母的要求是,这几天,每天送她上下学。她妈妈说能够做到的。其实她的养父母从来没有把她当养女看待,从小到大,细心呵护。说起亲生父母,她养母非常伤心。姐姐待她也如亲姐妹,但是这个小菲同学还是在家稍不如意,就说要离家去找亲生父母。如果芦小菲她的心结不解除,谁也不敢保证,她以后就不离家出走了;谁也无法确定她是不是会突然跑出去找她的亲生父母。

对于她的事情我从四个阶段来帮助她。

(一)家访

芦小菲的家距离学校不远,她家在学校南边围墙外的一个村子里。周五放学后,我到她家家访。姐姐已经出嫁在外偶尔回来。父亲在家做一些八仙桌,太师椅等木工活。母亲做些家务,家庭条件不错。一座二层小楼,别具一格。芦小菲有自己的独立房间。经过家访得知,是因为姐姐未出嫁时候和妹妹吵架,姐姐不小心说出了妹妹是抱养的事实。那个时候芦小菲已经十岁。从此芦小菲就一直有一个念头要找自己的亲身父母。上了初中,养父母在被孩子问起时候也没有回避事实,承认她的确是抱养到家里来的小孩。

芦小菲每天放学后,就把房门反锁。有些反感养父母进她房间。针对这种情况,我请她父母放下心理负担,原先是如何对待她的还是如何对待她;其次每天负责送她上学接她放学。因为实在不放心这个孩子会有什么古怪的念头冒出来。直到孩子没有要离家出走的表现,就可以让她自己独立上学了;另外女孩到了喜欢懵懂憧憬的年龄,做母亲的要在生活上更加给予她关心和爱护。

(二)帮助她暂时放下寻找亲生父母的想法

作为班主任,我如何能让她放下心里那个想法,想了很久。我又找她在心理咨询室谈了一次。没有否定不可以找自己亲生父母,只是帮她分析现在作为学生,没有时间,没有能力去做这件事情,等以后自己有能力了再去找不迟。我让她做班里的卫生委员和收作业的小组长。只有让她进行情感注意力转移,才有可能暂时放下心里那个执着的念头。芦小菲当了“官”之后很忙碌,因每天班里卫生学校派人检查,所以芦小菲同学上下午两节课后总是在检查自己班里的卫生那一块。看到班级卫生状况好,我在班会课上大力表扬小菲同学,看到女孩脸上有种自豪的光彩,我为她感到高兴。课间,我时不时找她来谈谈,看得出女孩很开心。

(三)在集体活动中塑造美的灵魂

这位女孩,我注意到,上课有时候还是会露出一种向往远方的神态。每个女孩十四五岁花季的年龄,是踏入青春期的年龄。向往远方的美好都是正常的。但是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后,她的向往又比别人有了更大的空间想象。我找来班长和一些其他班委委员,要班长主动和她交朋友。这种身世的女孩即使养父母对她视如己出,也还是会让她有种自己是个没有真正爹娘的孩子的想法。班长是个伶俐的孩子,发现芦小菲有些内向,总拉着她一起参加班级活动。

校运动会上,芦小菲参加了400米比赛。在同学们的鼓励加油喝彩声中,芦小菲获得了女子400米决赛的第三名。我在班会课上着重表扬了芦小菲同学,希望她无论学习上或生活上都要像运动场上一样,奋力拼搏,要在集体活动中塑造出美的灵魂。一个学期下来,这位女孩重新恢复了少有的平静和自信。

现在很多孩子对于父母的付出,有些冷漠。父母的恩情大于天。为此我作为班主任多次开设有关“感恩父母”的主题班会。在一次又一次的活动当中,学生真心体会到了父母的艰辛和伟大。三年初中教学,记得在一次班会课上“感恩父母的养育之恩”的主题班会上,孩子们被感动了,芦小菲同学也反省了许多,也改变了很多。

(四)找小帮手在学习上帮助她 

我教她三年,对她的关心,尤其对她情绪上的变化从来没有疏忽过。七年级在老师的帮助和同学的关心下,学习快乐,后来再没有离家出走过。到了初二,这位女生用书信的方式告诉我,她说她不想找什么亲生父母了,她看到了养父母的勤劳善良和付出,她有些惭愧自己原先的想法。我被她字里行间露出的对养父母的感恩之情都打动了。九年级时候我又家访了两次,她父母特别感谢我对这个女儿的关心和帮助,尤其她妈妈。

九年级我看见她学理科特别吃力,让她有难题就来找老师寻求帮助。还让她和班里一个数理化比较突出的女生和她结对子,这样芦小菲成绩始终也保持在班级十五名左右。最后两位同学都考取了各自理想的高一级学校。

三.反思提升

作为一名班主任,教育行为必须符合教育规律,必须为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而展开工作。特级教师斯霞曾说:“我们教育的目的就是要为社会出正品,出上品,出优质品,也就是培养全面和谐发展的学生。”我们看到初中阶段是学生从幼稚走向成熟的过度期。青春期,有很多的迷茫和烦躁、不安。性格极其不稳定,但个性的可塑性很强,对于个别的学生的心理问题加以疏导,能影响她一生的发展。

泰戈尔有句诗“不是锤的敲打,而是水的载歌载舞,使卵石臻于完美”。对于学生的教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。理解是开启心灵的钥匙。我们的工作对象不是静止的,而是活生生的人,有思想、有个性,千差万别,要做好教育工作,唯有多一点理解,多一点爱。没有理解的教育就不会是成功的教育。

在和这位同学相处的初中三年学习过程中,我深有感悟。不同的学生,有不同的性格和不同的家庭背景。爱生是师德的核心,更是教育永恒的主题。“教书育人”的本质就是育人。班主任老师要热爱教育每一位学生,抓住“爱”这把金钥匙,才能打开通向学生心灵深处的大门。当学生一时迷茫的时候,需要更多的关爱、理解和帮助。班主任就是他们生活道路上的一盏明灯,为他们迷茫的青春保驾护航,引领他们感悟生命,拥有一颗自然心;感谢身边的父母付出的一切,感悟生命拥有的一切,学会欣赏自己,热爱生活,从而拥有一个健康美好的未来。

附件

    关闭窗口
    打印文档

    Copyright @ 2017 常州市武进区夏溪初级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. 苏ICP备09080739号-1

    学校地址:常州市嘉泽镇夏溪友谊路82号 邮编:213002 技术支持:万兆科技

   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73号